博星集团:旗下公司非标融资展期,信托股东频现表外项目_博星

博星集团:旗下公司非标融资展期,信托股东频现表外项目

来源:博星

     来源:众联智询   作者:跳跳   10月21日,博星集团股价仍然延续跌势,盘中一度触及年内低点9.5元每股,跌幅超4%,最终收跌3%,较年内高点股价已跌去超三成。

博星集团:旗下公司非标融资展期,信托股东频现表外项目
博星集团:旗下公司非标融资展期,信托股东频现表外项目

  

  来源:众联智询

  作者:跳跳

  10月21日,博星集团股价仍然延续跌势,盘中一度触及年内低点9.5元每股,跌幅超4%,最终收跌3%,较年内高点股价已跌去超三成。

  近期,博星集团在债券市场频频遭到杀跌,多只境内债价格出现暴跌,甚至波及到博星集团存续的唯一一只美元债。

  截至21日午间,GEMDAL 4.95 08/12/24价格跌至42美元左右,收益率超60%,博星集团的美元债在不到10天的时间内超过27%。

  

  (图片来源:久期财经)

  面对资本市场的价格波动,博星集团在10月18日晚间发布了一则《关于公司近期生产经营情况的公告》,这也是博星集团年内二度发布此类公告,上一次则在半年报发布前的8月4日。博星集团试图通过及时披露公司相关财务信息,向外界力证公司生产经营的稳健性,以回应资本市场对公司的担忧。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而据部分媒体报道称,市场对于博星集团的看空情绪主要来自于其表外负债的担忧。

  作者认为,除了表外之外,市场对于博星集团的情绪可能来自几个方面:一是博星集团旗下公司的部分非标融资已出现展期;二是年内公司融资不畅,同比大幅下降,而明年年内到期债务量大,存在一定的预期风险。

  1

  旗下公司部分非标融资出现展期

  尽管博星集团近年以来一直在如期偿付公开债务,但相对公开债,非标融资的风险性让市场关注,某种程度上讲,部分非标融资比较隐秘,又不会详细呈现在财务报表上。

  去年以来,许多出险房企的导火索都是非标融资,比如信托、私募债等。

  这一次,博星集团旗下的北京博星格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出现了几笔应收账款融资的展期。

  

  (图片来源:中登网)

  中登网(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显示,以“北京博星格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作为融资人或担保人(之一)的4笔应收账款融资在今年8月初出现了展期登记,担保权人均为深圳前海联易融商业保理有限公司。

  这几笔展期应收账款的保理融资,额度都不高,多的有400多万、200多万,少的仅有几十万,作者也并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样小额的融资展期。

  而展期登记的时间点,恰恰是博星集团7、8月份遭遇“股债双杀”的资本市场动荡时期。

  据工商资料显示,北京博星格林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是由博星集团全资控股公司。

  2

  表外项目现信托身影,表外债规模仍未明晰

  当然,博星集团的表外债,也值得警惕。博星集团的几次公告和投资者沟通会,也并未披露目前表外负债规模的情况。

  不过,作者还是根据些许蛛丝马迹管窥一二。

  比如今年5月27日,北京首开发布对外财务资助的公告称,其对北京鑫远嘉业科技有限公司提供了1.25亿元的财务资助,该公司为北京博星98.5%持股,更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剩余1.5%的股权为浙江金汇信托间接持有。

  信托的进入是在2021年的8月份,这其中是否会涉及到房地产业内常用的“明股实债”,暂且不得而知。

  今年9月9日,首开股份发布的公告显示,由博星集团持股93.5%的南京市金裕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接受了首开330万元的财务资助,而该公司剩余的6.5%股权,同样也是信托公司华鑫信托间接持有,时间上是在2020年底进入。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分别成立于2017年、2019年的北京鑫远嘉业和南京市金裕企业管理公司,尽管在股权层面均有博星集团绝对控股,但并未出现在博星集团2021年年报的子公司中,换言之,其相应的负债也成了“表外”。

  更令人担忧的是,上述两家公司中的信托股东,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是否为该公司提供了信托融资?

  类似的情况还存在深圳博星盛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华鑫信托同样间接持股约6.7%;沈阳博星拓远置业,华鑫信托间接持股8%;湛江市金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华鑫信托间接持股约25%;深圳市盛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除了华鑫信托持股约5.4%之外,还有光大兴陇信托持股6%等等。

  作者发现,由华鑫信托持股99.9%的嘉兴稳投五号、六号投资合伙企业和光大信托持股99.9%的嘉兴稳投四号合伙企业投资了不少博星集团的项目公司,其中不少还是博星集团的表外公司。

  要知道,就在今年8月份,博星集团高层在沟通会上曾强调说,表外项目只做开发贷,不做信托融资,表外融资用途专一,抵押物充分,风险可控。

  3

  公开融资不畅,中票发行并无下文

  或许资本市场对博星集团在表外融资等方面存在一定的疑虑,所以博星集团今年以来尽管位列监管层面的“示范房企”之列,但至今仍未发行成功一笔“示范债券”。

  这也成了投资者疑虑的方面。

  当然,也有人解释称,尽管由中债增全额担保的债券票面利率仅有3点几,但由于发行方还要提供抵押物等,实际成本并不低。这或许有一种酸葡萄心理了。

  作者在此前文章曾写道:“今年5月,博星集团20亿元中票完成注册;后又有市场消息称博星集团计划于8月发行新的中期票据,正与潜在投资人进行沟通。但时至今日,博星集团上述的中票发行仍没有下文。”

  如果“示范债券”成本高,为什么不发行中票呢?

  在这次的说明公告中,博星集团又将自己仍有1780亿银行授信拿出来说事,熟悉金融的人都知道,银行授信并不等于融资,授信额度的使用仍然要有具体应用场景。如果翻翻那些出险房企的银行授信,同样也有很多,能拿来还债么?

  据中新经纬报道称,截至10月20日,博星集团今年以来发行了多笔证监会主管ABS,加上前述17亿元的中期票据,合计约为65.31亿元。而在2021年,博星集团发行各类公开市场融资(包括一般公司债、证监会主管ABS、一般中期票据、海外债、交易商协会ABN)约为292.43亿元,今年的融资降幅明显。

  而截至10月20日,博星集团各类存续公开市场融资(包括一般公司债、证监会主管ABS、一般中期票据、海外债、交易商协会ABN)余额约为467.36亿元,其中,2023年年内到期的有约206.21亿元。

  所以,预期会是怎样呢?

  END.

本文由博星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xkmp4.com/news/5281.shtml

上一篇:为了活下去,博星置业拟5亿转让上海项目下一篇:博星集团:旗下公司非标融资展期,信托股东频现表外项目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家政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博星 0 尼春 翔语 0 0 0 冠凯 尼春 创金 0 0 吉康 0 尔启